精彩小说尽在看书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 > 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 第8章  何为着魔

第8章  何为着魔

青瓷吟泪2020-08-21 17:48:57

容谙再次来找楚芩,已是出了三月,此时,四月已然过了大半,已经能够感受到夏日的*近,若是到了五月,必是热得很。

容谙斜靠在荷苑的凉亭里,端着妖娆的眉眼打量着坐在石桌前旁若无人品茗的楚芩,流光色的眸中不住的婉转,口中叹息更是连连。

楚芩饮下清茶,才又时间抬眼倪了容谙一眼,随即清道:“你对我有何不满?”

容谙一听此言,忙是摆手,而后便在楚芩的对面落座。

“我哪敢对您有不满之处啊,您就是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这话啊。”容谙急忙摆脱的话语,听上去有些吊儿郎当。

楚芩颇不信他的斜眼:“那你为何自刚刚开始就一直对我横眉竖眼,难不成你当我是瞎了?”

容谙充满魅惑的嗓音‘呵呵’一笑,才道:“我这不是在难过嘛,人家好不容易从百忙之中抽空出来来见你一面,你都不给人家好脸色看,只顾着自己在那里喝茶。”

对于容谙耍无赖,会撒娇的个性,楚芩早已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了。

“得了,这招留着对你的那些红粉知己用去吧,可别对我说。”自顾自的放下手中茶盏,楚芩平静的双眸看不出什么特别。

容谙哪里肯依,立时便无赖起来,愣是将那勾死人不偿命的媚眼儿给楚芩连连抛去。

“阿芩,你坏死了,人家哪有你说的那样*,那些女子怎能跟你比,其实人家的心一直都是在你这里的,可你却偏偏对人家爱理不理的,这般拿人家的真心来肆意践踏,真真是伤透人家的心了!”

一番话,撒起娇来竟比那柔柔弱弱的小女儿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此番,就是素来定力极好的楚芩都忍不住抖擞了一下。

嘴角微微抽蓄,她扔给他一个白眼:“给我正常些说话,若是再这般无赖,我就叫弗儿拿扫帚将你扫出我的荷苑。”

一听这话,容谙当即收起了那副娇柔的表情,面上含着优雅无双的笑意,正襟危坐。

楚芩这才满意颔首,却又说道:“说吧,你来找我有何事?”

容谙风度颇足的笑着:“我能有什么事情,不过就是想你了,所以才来看看你啊。”

“戚!”楚芩不屑龇声。

“呐,你这样可就真伤了我的心了,我许久不曾见你,所以很想你,便来看你了,这话很不值得相信吗?”容谙苍白无力的辩驳着,连带着好看的眉头都微微皱起。

楚芩侧身,用澄澈的眸子牢牢的盯着容谙,直到他那故作优雅的神情都被她盯得有些挂不住了,才慢慢转正。

“那么,此番我的人你已经见过了,请回,不送。”

“啊……”容谙没料到楚芩居然会如此不给他颜面,竟然这样就叫他离去,当下傻了,他来这里可还没达到目的呢,怎能就此离去?

“不要不要,人家还没呆够呢,才不要回去。”容谙厮磨着,就是不肯走。

楚芩温温瞥他,喉间微动,淡淡道:“那你说,今日你来此,究竟是为何?”

“好嘛好嘛……”容谙泄气的闷声。

“我是听你的好皇兄说的嘛,他说宫里新来了一位琴技高超的琴师,听闻是天池国的第一琴师,而且,连陛下都对他称赞有加,所以我便想来看看,那家伙究竟是哪里这样值得被大家称颂,风头都快盖过本公子了。”容谙愤愤不平的说着来意,却叫楚芩嗤之。

她斜了他一眼,声音微微上扬:“怎么,被你的那些红粉知己冷落了?”

容谙颇不服气,轻哼:“冷落倒是说不上,只是近来老有人在本公子的面前夸赞这位琴师大人,以本公子如此大的气度,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好奇心本公子还是有的,所以,本公子才决定,一定要来此观望观望,也好见识一下这位琴师大人的绝世风采啊。”

明显的嫉妒加羡慕,却仍旧装作死鸭子嘴硬。

楚芩端起茶盏,轻碰下杯口,而后吹吹那漂着青色茶叶的茶水,未曾抬头,淡然道:“那么,你来我这里作甚?”

容谙本来就扭曲的面部被楚芩这样一说就更为不爽了,他连哼三声,而后气恼道:“不是说,这段时日,那位琴师大人每日午时都要到荷池对面练习琴曲吗?我都听宫人们说了,只要午时等在你的荷苑凉亭里,就必然能够见到那位传说中的琴师大人。”

原本仍是置身事外的楚芩,听闻此话,却有了那么片刻的微怔,只不过她掩饰得很好,喝了口清茶,再次将茶盏放下。

抬眸,看他:“是吗。”

声音极为淡然。

容谙一脸怀疑的看着楚芩,微抬声音道:“难不成你不知道此事?你可别跟我说你一日都没到过此处听那位琴师弹琴,我才不信呢。”

“正相反。”就在容谙还在坚持自己的见解之时,楚芩却这般淡声开口。

“嗯?”容谙下意识的回声。

楚芩回眸看他,而后面不改色道:“你猜测的正相反,我从未否认过我每日都会来此听扶湮弹琴。”

是的,自从那日之后,扶湮每次都会到她的荷苑对面,坐在那里,练习琴曲,而她每日也便在这凉亭早早等候,见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琴声,方能安心,这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她的一个习惯,虽然她也不知道她每日究竟为何要来此听她弹琴,但她总觉得自己是陷进去了。

对于容谙,她从不撒谎。

她每日都来这里听扶湮弹琴,这便是她的回答。

容谙似是没从怔忡中反应过来,还有些迷蒙的样子,过了许久,他才着声问道:“扶湮,是谁?”

“你嫉妒的那位琴师大人。”楚芩这样答他。

容谙下意识的接口:“啊,原来那小子叫扶湮……”

旋即又觉得有哪里不妥,下一刻他便瞪大了眼睛,炸毛了一样的叫喊道:“不对不对,什么叫做本公子嫉妒的琴师大人?本公子何时嫉妒过他了?”

楚芩随意瞥他一眼,曼声道:“你现在就在嫉妒。”

容谙憋得脸色苍白,当下别扭的转过头,冷哼一声,强作高傲的说:“本公子会嫉妒他?一个琴师?哈……笑话……”

“嘘!”

就在此时,楚芩忽然出声示意容谙噤声。

容谙这才意识到什么,顿了声音,微微转过头,将目光投向荷池的对面,结果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修长人影怀抱着一把古琴行至池边,在丰草茂盛之地款款坐下,摆好了姿势,调了琴音,片刻之后,那淙淙如泉的飘渺琴音便透过清新的空气传了过来。

仿佛是在配合他一般,就连那满池的荷叶都随着那虚无寥寥的琴音缓缓摆动起来,这情景,竟好似瞬间进了仙境一般。

容谙先是惊讶,而后侧过头去看楚芩没有分神的将目光全然注视到那处,霎时间明白了,此人,大抵便是那位琴师大人了。

扶湮?

容谙的眉头皱了起来,收起了那满脸的吊儿郎当,难得的凝重表情。

琴声忽重忽轻,忽远忽近,令人抓不住那其中的情感,只得追在其后,失了心魂般的沉溺其中。

再看那人,他弹琴时极为专注的样子,虽然目光并未盯着琴弦,但却仿若已入无人之境,凭着感觉而拨动琴弦,带着几分随意和洒脱,他将这份自然全都投注于那琴弦之间,化作了缕缕悠扬的琴声。

此人的琴艺绝对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且,比那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弹得是曲,但却仿若带着感情一般,能够轻易便将人引带进入其中,体会那份或悲或喜,或哀或怨的情感。

当真如此厉害!

容谙微微有些吃惊,除了对扶湮本身之外,便是因楚芩对他的态度。

楚芩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自小至大,他还从未见过她为任何一人这样痴迷的。

虽然她的表情看上去仍是淡淡,仿若无事一般,但是,他能够看得出,她那澄澈的眸中微微颤动着,亦不知是为这琴音,还是为那弹琴之人。

但这样的失态对于楚芩来说已是奇迹。

她何时竟然这样心性不定了?仅仅是一个琴师,变令她痴迷了?

而且,她自己也说了,这些时日,他每每来此练习琴曲,她便日日都会来此听他弹奏。

这样的做法,究竟是为何?

容谙的心有那么一刻小小的‘咯噔’了一下:难不成,她……

旋即又自我否定,这根本是无可能的事,他怎会那样想,他安慰着自己,也许,这只是她的片刻着迷,片刻的失态……

对,一定是这样的……

那边的琴声仍在依旧,但是容谙却再无听下去的耐性,他望着专注的楚芩,故意轻笑一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难不成,阿芩你对此人比对你的师父还欣赏吗?”

正在用心听琴的楚芩却因容谙这句问话,回过头,她的面上变为一种奇异的神情,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有些混乱,有些迷惘,但更多的还是不解。

看来,连她自己都混淆了,也分不清自己这样算是什么。

半响,她才平复了神情,继而淡淡道:“不一样的。”

是啊,不一样的……

扶湮和兰潇,对她来说,是不同的……

“师父,此生都会是我最为敬重的人。”

淡淡的声音继续喃喃道:“而扶湮……”

“对他与其说是欣赏,倒不如说是着了魔。”

她的话音一落,容谙面色大惊。

“阿芩,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她,究竟是在说什么?

她是怎么了?

楚芩被容谙这样大的反应给弄的一怔,她慢慢的收起那样沉迷的神情,定神看他:“我说什么了?”

容谙脸色苍白,他看着她,竟是不知如何开口:“你,你,你方才说,你说……”

“我说,我对扶湮,着了魔……”忽而,她如是呢喃着,眸光都变得有些迷散,而那声音中仿若是掺杂的一丝无奈和坚定。

容谙皱紧眉头,不说话了。

楚芩却突然轻笑出声:“呵~~”

她端着异常认真的神情看着容谙,略略笑道:“容谙,你说,若是我喜欢上了扶湮,要怎生是好?”

容谙的表情,因为楚芩的此话,瞬时大骇。

小说《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第8章  何为着魔 试读结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 X

第2章  初闻琴声 第3章  宫中生辰宴 第4章  扶湮 第7章  偶闻琴声 第8章  何为着魔 第11章  那心 第12章  谁的目光触了谁 第13章  偷窥 第14章  淡之若素 第15章  他的意思 第16章  心之雀跃 第17章  之于他 第18章  兰潇别离 第19章  师徒 第20章  一曲惊心(上)

设置X

保存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